蒐證|調查

民刑事小辭典

提供一般法律常識

各項書狀下載

各式書狀範例下載

法官叫我行使闡明權?是不是我在開庭時講錯話?

文 / 劉孟錦律師.楊春吉 【台灣法律網】

【問題】

因第一次開準備程序庭時?法官叫我行使闡明權?是不是我在開庭時講錯話?第一次開的準備程序庭有效嗎?可以更改第一次的準備程序庭時問與答嗎?

【解析】

按「依原告之聲明及事實上之陳述,得主張數項法律關係,而其主張不明瞭或不完足者,審判長應曉諭其敘明或補充之。被告如主張有消滅或妨礙原告請求之事由,究為防禦方法或提起反訴有疑義時,審判長應闡明之。」「審判長應向當事人發問或曉諭,令其為事實上及法律上陳述、聲明證據,或為其他必要之聲明及陳述,其所聲明及陳述有不明瞭或不完足者,應令其敘明或補充之」分別為民事訴訟法第 199-1 條、第199條第2項定有明文,是審判長因定訴訟關係之闡明權,同時並為其義務,所以審判長對於訴訟關係未盡此項必要之處置,違背闡明之義務者,其訴訟程序即有重大瑕疵,而基此所為之判決,亦屬違背法令(最高法院43年台上字第12號判例、臺灣高等法院97年度上字第1125號民事判決參照)。換言之,闡明權係審判長之權利,也是義務,提問人所言「法官叫我行使闡明權?是不是我在開庭時講錯話?」,純屬誤解,其真正意思應為「審判長依民事訴訟法第 199-1條第1項之規定,曉諭原告敘明或補充其聲明及事實上之陳述,而原告應敘明或補充其聲明及事實上之陳述」或「審判長依民事訴訟法第199條第2項之規定,令當事人敘明或補充其聲明及陳述,原告應敘明或補充其聲明及陳述」等而言。

實務上,臺灣高等法院98年度抗字第1769號民事裁定:「次按訴訟標的之價額,由法院核定。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以起訴時之交易價額為準;無交易價額者,以原告就訴訟標的所有之利益為準,民事訴訟法第77條之1第1、2項定有明文。又民事訴訟法第199條第2項規定,審判長應向當事人發問或曉諭,令其為事實上及法律上陳述、聲明證據或為其他必要之聲明及陳述;其所聲明或陳述有不明瞭或不完足者,應令其敘明或補充之,此為審判長(或獨任法官)因定訴訟關係之闡明權,同時並為其義務,審判長對於訴訟關係未盡此項必要之處置,違背闡明之義務者,其訴訟程序即有重大瑕疵,而基此所為之判決,亦屬違背法令(最高法院43年臺上字第12號判例參照)。故當事人訴之聲明不明確時,審判長負有行使闡明權之義務。經查,抗告人雖於原法院起訴請求「中橡公司應命6家海外關係企業終止與抗告人擔任該等關係企業董事職務之委任關係,並辦妥相關變更登記」,惟其真意究竟係直接請求6家海外關係企業終止與抗告人間之董事職務委任關係,或單純請求中橡公司應為一定作為(惟在關係企業中,從屬公司及控制公司仍係各自獨立之法人),在法律上之意義大不相同;另抗告人擔任董事是否受領報酬,均攸關當事人之權益及訴訟標的價額之核定甚深,揆諸前揭判例意旨,原法院應依法行使闡明權,使抗告人就其聲明不明瞭或不完足之處為適當之敘明或補充。詎原法院就上開事項未予闡明並另行命抗告人敘明或補充,而逕予核定本件訴訟標的價額,實有未洽。抗告意旨雖未論及於此,惟原裁定就此部分既有不當,自應由本院予以廢棄,發回原法院另為適當之處理。」、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2133號民事判決:「次按,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九條第二項規定,審判長應向當事人發問或曉諭,令其陳述事實,聲明證據,或為其他必要之聲明及陳述,其所聲明或陳述有不明瞭或不完足者,應令其敘明或補充,為審判長因定訴訟關係之闡明權,同時並為其義務,審判長對於訴訟關係未盡此項必要之處置,違背闡明之義務者,其訴訟程序即有重大瑕疵,基此所為之判決,亦屬違背法令。查上訴人於提起本件訴訟時,即主張被上訴人應給付精神賠償金一百萬元及登道歉啟事,嗣並就請求金額擴張為一百五十萬元(見一審卷三頁、原審卷四一頁),於此情形,上訴人究係依何法律關係而為請求,即有加以闡明之必要,原審審判長未曉諭其敘明或補充之,於未盡其闡明義務前,所為之判決,揆諸上開說明,自屬違背法令。」等可資參照。

W3C
copyright © 所有版權屬於全國民刑事蒐證事務所 外遇蒐證|工商蒐證|監護權蒐證 24H免費徵信諮詢 0800-81-5555 All rights reserved.